Follow Us

Bla Bla 雜談

2019.12.02
添翼月刊NO.46 透過感官與音樂旋律找到平衡點 專訪「春季世界巡迴 北美站紀錄片」導演 Norman 鄭育哲

盧廣仲去年首次遠征北美開唱,吸引許多海外小隊員捧場支持,即便在離家鄉幾千公里的地方,全場大合唱〈魚仔〉依舊感動萬分,也替許多海外遊子一解鄉愁,這些感動的畫面,最後都被拍攝成紀錄片,幕後功臣正是旅居 LA 的鄭育哲 Norman,目前剛結束廣仲「大人中」11 週年演唱會影像剪輯的他,抽空接受我們的訪問,在影像的世界哩,如何透過他的感官與音樂旋律找到平衡點?

如何踏入這一行呢?

大學念商業管理的 Norman,自認沒想過會走上影視行業,他笑說「因為數學實在太爛了」乾脆嘗試別的選擇,因緣際會下到奧美廣告實習,開始接觸相關工作,某次主管帶他到剪接室去看一支廣告,看著剪接師來來回回動作,心想覺得有趣,心中也萌生興趣,加上過去高中時期的報告,都以製作影像或海報為題材,於是決定靠著叛逆個性,申請藝術學院考上電影系,剛出社會時先嘗試擔任剪接師,但自認坐不住,才又往導演發展,一直從事到現在。

接觸影像的契機?

Norman 喜歡觀察周遭人事物,所有細瑣的事情,都可能成為一個感動的故事,他回憶高中時期,常坐在臺中的一中街,看著來來往往人群,觀察他們的樣貌,偶而還會跟陌生人聊天,雖然聽起來很無趣,但久時間發現,每個人的生活經驗都是獨立的個體。因為喜歡自由,常常到處亂跑的他,也透過旅行來接觸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及觀點,學習融入別人的生活方式,自然而然容易跟不熟的人相處交流,並站在他們的視角看待事情。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,某次在臺灣環島,火車上遇到一位日本人,他正跟一群原住民喝米酒,手拿著攝影機,於是 Norman 問他「你在幹嘛?」他回正在拍紀錄片,看著喝得醉醺醺的日本人,樂在其中的跟他們交流,當下覺得這也太酷了,並留下很深的印象,藉此成為目標,也開啟影像生涯。

幫廣仲拍攝北美紀錄片時有什麼難忘趣事?

去年盧廣仲首次展開北美巡迴,一路從多倫多、費城、波士頓、紐約、溫哥華、西雅圖、舊金山唱到洛杉磯,走過8大城市,吸引不少海外歌迷熱情支持,整個巡迴過程都被 Norman 用影像記錄?!肝曳浅E宸F隊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跑幾千公里,不但非常緊湊,還得對抗時差,雖然路途讓人疲累,但只要一上臺就能保持最佳狀態,每場演出都相當完美?!顾脖硎菊麄€團隊氣氛都很融洽,像是大家一起出來旅行而非工作,不過最讓他佩服的仍是廣仲每天「早起吃早餐」的毅力,即便他已經盡量早起想要捕捉大家的畫面,廣仲仍永遠是第一個出現在飯店餐廳。

巡迴紀錄過程中,哪些事情最困難?

當巡迴紀錄導演是孤獨的,因為只有一個人要負責整個畫面拍攝,並且只有一個角度可以取景,沒有其他機器來補畫面,所以當錯過一個精彩瞬間,常會後悔不已。雖然孤軍奮鬥困難辛苦,操作上卻又顯得自由「獨自拍攝能捕捉最自然的畫面,當跟團員混熟後,隨時開機拍攝,反而可以感受到他們的真誠,甚至有時也會忘記我正在拍他們?!箤?Norman 來說,真正困難的是在後期製作,因為素材太多,必須重新整理脈絡,才能讓影像故事流暢,由於一個人要做的事情實在太多,也常後悔沒達到期望的完美。

跟廣仲、綺貞合作的案子中,哪些事情覺得有趣?

對 Norman 來說,綺貞跟廣仲都是非常做自己且真實的人,雖然跟綺貞接觸不多,卻能感受出她與工作人員之間的感情,臺上表現出專業,下臺後又是大家一起玩樂的好朋友,絲毫沒有距離感「綺貞有時釋放出的善意,反而會讓我害羞」Norman 笑說。倒是廣仲就像處在大學宿舍裡的室友,親近到兩人好像認識很久,有時還得回神提醒自己「人家是金曲金鐘得主」,但深厚的情誼也讓他稱讚,廣仲就像是唸書或當兵可以聯絡一輩子的好朋友。

從事這份工作最大的中心原則是什麼?最困難的部分是?

最大原則即是「不要去拍一些違背自己觀念的東西」,但想要秉持該原則,卻也是最困難的事,他認為臺灣目前尚未給影視工作者一個良善環境,該有的尊重也有待加強,他希望無論音樂圈或是整個幕後團隊,都還是能有獲得該有的待遇與基本的專業尊重。最後他也提醒想加入這行的年輕人,不要只為了賺錢,更不要把同行的人當作競爭對手,而是應該互相學習幫忙,只有團結才能把 Team Work 的效益發揮到最大,這樣才能把理想堅持到最後。

back to list
七麦科技疯狂赚钱